iheik笔下生花的小說 修羅戰神 txt-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百里香的祕密看書-rhxay

修羅戰神
小說推薦修羅戰神
但是蓝忘忧的周身,却包裹着一层血气,朝着远处就直接飞了过去。
蓝忘忧的速度极快,转瞬之间就已经消失在了夏乘龙的面前。
夏成龙知道他施展了血遁之术,自己一时半会儿恐怕也追不上,而且这些人中了忘魂花花毒,半个时辰内不解毒的话,到时候可就糟了。
所以夏成龙就转身回头,朝着百里香这边直接就掠了过去。
夏成龙再次的来到了百里香这里,因为蓝忘忧已经离开了,所以这一些中毒的人直接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甚至有些人因为失去了控制,所以互相打了起来。
夏成龙运转起了自身的功法,这周围的天地灵力,疯狂的朝着他这边涌了过来,甚至在他的头顶之上,赫然地形成了一个灵力的漩涡。
“醒。”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振聋发聩,所有的人,瞬间变就清醒了过来,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疑惑之色,他们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夏成龙找到了江雨蝶,江雨蝶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眼神之中则是一阵的惊颤:“我,我这到底怎么了?”
夏成龙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江雨蝶说完之后,江雨蝶的面色阴沉的,就仿佛是能够滴出水来一样。
“这个蓝忘忧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能够拿到忘魂草,居然还不用于正途上。”
夏成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咱们去这百里香,或许会有点惊喜的收获也说不定呢!”
江雨蝶听到了夏乘龙这么说之后,脸色当时也是一沉:“惊喜的收获?你在指什么?”
夏成龙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你跟我过来也就清楚了。”
江雨蝶将信将疑的跟在夏乘龙的身后,两个人就这样进入了这百里香当中。
他们二人一进入这百里香,一阵香气就这样扑鼻而来。
江雨蝶面露一股疑惑之色,眼神之中则是闪过了一抹的迷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股香气有一股极为熟悉的感觉,这是因为什么?”
夏成龙转过头来,朝着江雨蝶这边看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笑了笑:“你发现了?”
”发现什么了?”
夏成龙看到这个样子,当时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直接快步的带着江雨蝶来到了后厨,后厨里面的厨子一个个凶神恶煞,当他们看到夏成龙和江雨蝶的时候,冷冷的撇了他们两个人一眼。
“这里乃是后厨,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超级金融大亨
夏成龙和江雨碟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那些人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当时也是勃然大怒。
“小子,我说你难道是个聋子不成,我让你速速离开,你难道没听清楚?”
那个厨师说着直接拿起了,一把剔骨钢刀,朝着夏成龙和江雨蝶他们两个人这边走了过来。
其他的厨师一见这样,也是纷纷的拿起来剔骨钢刀,朝着夏成龙他们两人这边慢慢的走了过来。
夢回水雲謠 安大人
夏成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这个时候的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这些人都没看清楚他究竟做了什么,所有的人只感觉自己的小腹一疼,然后紧接着他们的丹田尽数的炸裂。
那些人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来回的打着滚儿,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的痛苦之色。
误惹暴戾蛇王 心可儿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忽然发现自己想要调动天地灵气,已然就不可能了。
他们同时面露一股惊恐之色,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些人完全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为首的那个人伸出手来指着夏乘龙:“你,你到底是谁?”
夏成龙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这根本就没有再搭理他,直接朝着前面就走了过去。
夏成龙进入到了这厨房当中,果不其然,他们从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不少堆结在这角落当中的忘魂草。
这万魂草横七竖八的摆在这角落当中。
诛仙之长生堂 邱凯天天幻想
天才雙寶:前夫別來無恙 小千.
此刻的夏成龙注意到了,在一旁的袋子上居然有一个印有苍岚学院标记的袋子。
江雨蝶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当时也是面露一股难以置信的神色,此刻的她拼命地摇头,口中低声喃喃说: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是真的,怎么可能会是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江雨蝶一连向后退了几步之后,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武田的幕府 湘中大將
夏成龙轻轻的扶起了江雨蝶,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哎,没办法,事情摆在这里很简单,我其实一开始大体上也就猜到了,想想看这么多的忘魂草,除了从苍岚学院当中流出来,从其他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
“可是,可是,可是苍岚学院怎么可能会有人干着倒卖忘魂草的勾当,要知道这被长老发现之后可都是死罪。”
夏成龙的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此时的他不紧不慢地对着江雨蝶说:“且不说别的,就说这么多年来,有没有人因为这忘魂草出过事的?”
論壇城旅行日記
美男,無懈可擊 欣賢
江雨蝶开始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就摇了摇头:“这个好像没有,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什么!”
江雨蝶说到最后这声音越来越小,似乎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了。
夏成龙轻轻地拍了拍江雨蝶的肩膀,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极为复杂的神色。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会儿这些话千万不要和这几个长老说,要是真的和他们说了之后,到时候这件事情才是真的麻烦。”
江雨蝶轻轻的点了点头,只不过眼神之中同样的闪过了,一抹的难以置信,一直到了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那咱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那要是照你这么说的话,恐怕咱们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夏成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目光幽幽的看向了远方,紧接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