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kj9有口皆碑的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九十五章:世家展示-god8y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白色的探云灯交织成网打向天空厚厚的云层,海浪不断拍击冲刷着青色的石阶,水面里各式各样的人影随着波光逐流,一部部豪华轿车停在了雾尼歌剧院前,红色尾灯依次亮起,戴着白手套的司机下车为后座的正主们拉开厚重的车门。
有狐随随
歌剧院迷离浮华的暖光照在金花绽放的红地毯上,光彩照人、乘朱轮华毂而至,衣冠赫奕的男人们迈步下车,在这种场合没有人会去细数每个人身上的服装品牌,因为每个人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
在真正足够阶级的人眼中,好的服装永远是为了衬托一个人气质而存在的…可如果当那人的气质足够压倒周围的一切时,就算他穿着洗白的T恤和仔裤,举着香槟杯的晚礼服女士们也会向他抛出最为明媚动人的笑容。
今晚赴会的男人们年纪大概都在四十以上,稍微年轻一些的都有三十,岁月在他们的眼角和额头上留下了痕迹,但抹之不去的今晚他们嘴角边高昂的笑意。
男人们在下车后稍微抻敨一下本就一丝不苟的正装后,转身微微弯腰搭住了从里面伸出的纤嫩白手,而后是整段眩目的白藕般的手臂,礼裙下盖不住的长腿迈出,绷紧的小腿弧线让人想到象牙做的艺术弯弓,高跟鞋落到花岗岩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黑色的花岗岩地板斜斜地倒映着女郎和男士们迈步抬臂间的浮光掠影,雾尼歌剧院像是插在黑色的云里,散发着鼎食钟鸣的气息。
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歌剧院门前,一名守在红地毯边的侍者小跑着赶来,为他们尊贵的客人打开车门——很有眼力的年轻人,在看见主驾驶上手握方向盘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士时,就知道今夜这两位客人并没有携带司机赴会,这个时候就该他们这些人出场了。
拉开车门,万博倩把车钥匙抛到了侍者的手中,林年下车站到了她的身边,两人结伴在一起却没有直接走入歌剧院前那无边的人群中,他们站在不起眼的边道上审视着红地毯上依次有序走过的男人女人们,分别与脑海中那份背下来的人物文档对应。
幽冷深宫:医女为谋
“博纳集团。”“永胜财团。”“英皇公司。”“星亚娱乐。”…林年的眼中,不少男人的脸跟那份文档中的照片对上号了,今晚能赶到这里的果然都是手握资产和资金权柄的大咖们,只是在看了不到三分钟后,下一批施施然赶到歌剧院门口的人打乱了林年原本的计划。
还是那流水的豪华轿车,档次于前一批到达的豪绅们相比只高不低,林年只因为这是又一批慕名而来的外地豪绅,但在这些人下车之后引起的骚乱却彻底让他的眼神变得严峻了起来,只因为在车里面轩裳华胄的人们下车的瞬间,整个歌剧院前原本雍容华贵的男人女人们陡然变得…不起眼了起来,宛若土龙沐猴。
这些后一批赶到的陌生人也是乘坐着华贵轿车而来的,并没有特立独行的开来一架私人直升机什么的…可从车上下来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的脸林年甚至从未在芬格尔调查的文档上看见过。
这些男女无不都是年轻人的模样,俊男靓女,梳着复古的油头,革履西装的线脚里流露出来的是更为悠久、沉淀的奢雅气质,他们的眼中好似没有除了自己之外的多余人流,只倒影着不远处那恢弘的歌剧院,傲然地走在红地毯铺的花岗岩上,转眼间就成为了歌剧院门口的焦点。
这这群后至的生力军走入人群后,就好似大浪淘沙一般,迅速地将那些财团CEO、集团老总们给筛下去了,宛如从泥沙中脱颖而出的金子,以睥睨碾压之势压过了老一辈的豪绅们。甚至林年还注意到不少市值几十亿,上百亿的中年人们都自放身价谨慎地跟这些年龄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年轻人问候、打交道,可满脸堆笑的他们小心翼翼得来的往往却只是一两句的寒暄和潇洒而去的背影。
搅乱三国 孙一凡370
…老总们甚至没有把自己怀中踹热乎的名牌递出去的机会,就看着年轻人们携着女郎出示烫金的黑色邀请函,走入了歌剧院的门内,而他们似乎也不会积有半点怨气,只是满怀惋惜和遗憾地加紧步伐去跟上,似乎还想在歌剧院里进行一次“偶遇”。
“这些人好像都是…混血种。”林年身边的万博倩低声说,她的眼里不知何时已经震惊填满了,看着这光怪陆离的一幕幕,她的脸上涌起了最大的严峻,“真正的…世家子弟。”
血系结罗的言灵早已在无声之间覆盖了全场,在万博倩的眼中,这些后一批次而来的年轻人简直扎眼的就像蓝色地图上脉动的红点,那么的活力十足…龙血澎湃!
洗剑 克莉斯塔利诺
十二令
血管中奔腾的龙血就像荷尔蒙激素一样,迅速吸引着财阀、老总们的贴近和热情,可他们又将所有的殷勤和搭讪弃之不理,面带微笑地,藏着眼底那桀骜的金意踏入歌剧院。
“看起来今晚还真不好说我们是走运了…还是撞到鬼了。”万博倩的声音有些发冷…这哪里是小型的非法集会,这根本就是在秘党监管之外的黑色地带进行的混血种聚会!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些人隐藏在普通人里,借着财团和大公司的旗子掩人耳目汇聚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二线城市准备挥金如土进行一场完全触犯秘党规则的交易晚会…几乎可以想象今晚这场慈善晚会上会出现怎么样惊世骇俗的东西,而这些人也正是为之而来的。
“我一直很好奇中国的混血种势力都藏在哪儿去了,现在看来答案就在我面前了。”林年轻声说,“他们的龙血纯度如何?血系结罗能大致感应出来吗?”
重生歌坛之隐神
“只能有个模糊的概念,在我的言灵里血脉越强向四周的‘辐射’就越大,但想要进一步地观测这种现象需要聚隆‘领域’,可一旦我这么做就有可能引起他们的察觉。”万博倩小声说,她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话语却清晰地跟随着藏在耳朵里的超微型耳麦传到频道里…装备部的小玩意儿,隐秘又耐用,当然关键时刻也可以当炸弹丢出去。
“就跟上次楚子航跟踪一样,在领域压缩到百米以内,就算是他也瞬间发现了你展开的‘领域’。”林年点了点头,却没发现一旁的万博倩正用古怪的眼神看他…有句话万博倩没有跟林年讲,在她的血系结罗的领域中,这个男孩辐射出来的信号简直像是一轮畸形扭曲的太阳,笼罩了几乎整个歌剧院乃至周边!也正是因为他的影响,她才没法进一步确定那些被辐射笼罩的年轻混血种们具体的血统等级。
林年垂目默默记忆着红地毯上走过的‘陌生人’们的面孔,又通过无线频道向停车场的楚子航交流“人质如何了?”
“还在控制之中,已经更换武器了。”停车场内,楚子航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邵一峰说。他手中握着的东西从口径骇人的转轮手枪换成了一块Zippo的打火机,可被打火机顶住的邵一峰却也是汗毛倒竖不敢造次。
他之前才亲眼看见了身后的人用这玩意儿打穿了一颗行道树,最可怕的是子弹还是亚音速的消音子弹,如果在人群中他被这东西打穿心脏,估计都没人能知道是谁下的手,对方因为投鼠忌器害怕暴露自己而放他一马的可能也彻底在他脑海中消除了。
“压他过来…基本已经确定了,邵一峰的熟人的确是一名身份未知的混血种,如果他但凡有要逃跑或者求援的信号直接击毙,在我的眼里,在他是嫌疑人的情况下你的命比他要重要。”林年淡淡地说。
“不会造成骚乱么。”万博倩小声问。
“开枪的瞬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林年说,“今晚的情况已经超出执行部的预料了,如果说‘B’级任务的标准是‘确定存在一个或多个混血种’,那么现在的情况俨然已经超过这个限度了…”
痕迹 白芸
“今晚我们即将面临的是‘A’级任务。”万博倩说。
“我们可能面临的是多个历史悠久的混血种势力,以及一个手眼遮天能瞒过执行部的‘犹太人’。”林年点头看着歌剧院前这浮华光怪的一幕,“我越来越好奇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