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fc9精彩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七百四十八章 劫運到頭終有報看書-7rua7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宝辇从水萦回身边驶过,一只手将她拉起,水萦回飞上空中,落在宝辇上。
出手拉起她的人是芳逐志。
龙门客栈 花無心
水萦回哼了一声,她对芳逐志并不心服。
芳逐志是第一仙人,在她看来是运气使然,并非靠自己的修为和资质。若是没有第一仙人未曾成仙他人不能成仙这个限制,她早就成为真仙了。
芳逐志救她一命,她还是极为感激的,但感激归感激,不服还是不服。
未来战争2050 叶依舞CC
她倒地不起,抬眼看向那六个奇怪的老者,却见这些老者吹胡子瞪眼,却并不出手,反倒需要芳逐志等人的保护,不禁心中纳闷。
“这些老家伙什么来头?本事小,脾气倒很大。这样的老爷子,我一只手能打六个!”
芳逐志驱车,率领勾陈的仙将一路冲杀,来到宋仙君身边,宋仙君原本在拼死抵抗狱天君的重压,眼看便要被压死,或者被涌来的仙廷高手砍成烂泥,却在此时突然压力一轻。
接着,他便被芳逐志救起,落在宝辇上。
宋仙君惊疑不定,这辆宝辇他却也见过,是仙后娘娘的宝辇,名叫华辇。
“仙后娘娘不是做了反贼了么?难道是仙后得知我落难,命人前来相救?”
宋仙君又惊又喜:“仙后娘娘虽然斗不过帝丰,但好歹有反抗之力,而我反抗不得。若是能搭上仙后这条大船,宋家便还有救!将来和娘娘一起被帝丰陛下招安……”
芳逐志正在率军冲击前方,无暇过问他。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宋仙君四下打量,注意到车头那六个气色不佳的老头,只见这六老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点评这个仙将的神通不好,那个仙将应对错误。
有的老头还一脸嘲讽,指点那些先将该如何应对。
更有甚者则雷霆大怒,破口大骂,指摘起第一仙人芳逐志招法神通中的错误来!
宋仙君微微一怔:“这六个老东西什么来头?倚老卖老,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
他正想着,却见芳逐志等人对这六个老头言听计从,竟然顺利杀出重围,救起一个个来不及退入天魁福地的将士,一路留下不知多少具尸体,载着他们冲入天魁福地!
天魁福地中,宋命郎云率领许多仙人正在守护这座福地的入口,让出一条道路,放华辇进来。
华辇冲来,飞速顿住,芳逐志从辇上跃下,来到宋命身边,询问道:“宋金仙,你家夫人呢?”
他指的是宋命的“大夫人”合欢娘娘。
当年苏云来到后廷,破了后廷的封印,合欢娘娘便与宋命好上了,她不知宋命有了家室,宋命也没提这回事,两人快活了一番。
然而快活之后便是地狱。
合欢娘娘的本事何等惊人?宋命被她胁迫,不敢娶也不得不娶,否则便要人如其名,当场送命。
娶来之后,因为合欢娘娘的本事比宋命高很多,可与宋家老祖宋仙君媲美,于是虽然是二房,但背地里人们都称她为宋家大夫人。
宋命原本以为这件事最多在天魁福地小圈子里流传,没想到连芳逐志都知道此事,成为了老宋家的“典故”,不由老脸羞红,惭愧难当。
青梅不思 惩恶不扬善
彪 悍
“我见到雷池破碎,便知道天府洞天难以守住,于是让她带领我族中妇孺老幼,先一步离开,前往帝廷避难。”宋命虽然惭愧,还是硬着头皮道。
“那可惜了。”
芳逐志与他们并肩挡住仙廷大军的冲击,淡淡道:“宋大夫人比你厉害多了。若是有她在,我的压力可以小一些。”
绝世巅锋 茄子把儿
宋命哼了一声,对他颇为不爽。
郎云见状,笑道:“第一仙人,东君芳逐志,果然名不虚传!当年听闻阁下盘棺,把一口棺材盘得铮亮,每日在棺材中以泪洗面,以为自己过不了第一仙人的天劫。没想到阁下却从阴霾中走了出来,被传为佳话!这次历险,东君一定也带来了那口棺材,为自己壮行吧?”
芳逐志面色黝黑。
这是他的一个典故。
当年苏云成仙之后,他屡次渡劫,却始终困在第四十九重天劫的苏云黄钟那一关,深受打击,以至于万念俱灰之下抢了芳老太君的棺椁,准备在棺中了却残生。
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流传甚广,传遍各大洞天,也变成了一个典故!
郎云得意洋洋,向宋命抛个眼色,两人心意相通:“天府洞天,不弱于人!嘴上吃了亏,便要在嘴上讨回来!”
“原来是拜爹狂魔朗神君。”
芳逐志一边抵抗仙神仙魔的冲击,一边笑道:“听闻朗神君的义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久闻盛名。人说,苏圣皇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而朗神君振臂一呼,便站出八百干爹。当此危难之时,朗神君何不振臂一呼?”
郎云面色涨红,险些吐血。
三人站在天魁洞天的山门下,一边抵抗,一边斗嘴,芳逐志不愧是第一仙人,以一敌二不落下风,把宋命和郎云嘲讽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而在他们后方,水萦回和宋仙君等身负重伤之人则被几个仙将送到福地中央疗伤,宋仙君询问道:“适才我突然感觉到狱天君不再攻击,难道外面还有其他高手,挡住了狱天君?”
那几个仙将回道:“是苏圣皇。他留在福地外。”
桑天君、玉太子等人闻言,纷纷仰头向上看去,惊疑不定。
他们知道苏云的本事,五年前,苏云可以与武仙人相争,废掉武仙人的剑道,但武仙人盛怒之下调动北冕长城碾压,苏云便不是对手。
现在才过去五年时间,难道苏云便可以与狱天君放手一搏了?
只见天外,狱天君的六大道境微微动摇,已经不再攻击天魁和天罡福地,显然,应该是有让狱天君忌惮的存在到来,以至于狱天君不敢有所动作。
水萦回连忙问道:“苏圣皇?他有这个本事?他有其他帮手吗?”
几个仙将摇头,道:“只有莹莹姑奶奶和青青姑娘。”
刚才坐在车头上六个老者也在这里养伤,纷纷道:“苏圣皇的确没什么本事,但那个叫莹莹的破书倒有些手段,背着口棺材,最擅长偷袭!”
“狱天君能在破书的手中活下来,便已经求爷爷告奶奶了!”
“书心不古!”
“小破书没有棺材和链子,一巴掌下去能哭三天!”
……
水萦回等人纷纷向外看去,心中疑惑:“莹莹何时这么厉害了?”
天罡福地外,狱天君面色凝重,跏趺坐在空中一动不动,他的六大道境中亿万生灵几乎是同时回头,向他身后看去,亿万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身后的少年。
苏云站在他身后,脚下混沌符文幻明幻灭,神色有几分漠然。
莹莹则站在苏云的肩膀上,双目炯炯有神,身上大金链子缠绕,背后背着一口五寸长短的棺材,金灿灿,闪闪发光。
狱天君背后肌肉紧缩,感应到强大的力量将自己锁定,自己只要应对稍有不妥,便会遭到最猛烈的打击!
“帝廷苏圣皇?”
狱天君悠然道:“许久不见,你已经强大到这一步了?竟然让我产生了危险感。”
他背对着苏云,突然身上的肌肉流动,骨骼位移,竟然重组肉身结构,后脑勺渐渐长出一张脸来!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骨骼也在流动变换,后背变成了前胸,腿向后拐变成了向前拐,就这样硬生生从背对苏云,变成面对苏云!
如此神通,正是人魔的特征!
肉身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随时可以变形的兵刃。
他尝试撼动苏云的道心,人魔入侵敌人的道心,便可以不战而胜!
然而在他面前的苏云,道心早已稳固无比。
五千万年的岁月苏云虽然只经历了五年,但这五年已经改变了苏云,让他原本并不坚定的道心变得坚定起来。
狱天君去尝试撼动他的道心时,只觉自己是在蚍蜉撼树,怎么也无法动摇其道心。
“这样的存在,想击溃他的道心,只有先击溃他这个人!”
狱天君很快做出判断,如此强大的道心让他动容,甚至有些恐惧,但幸好苏云的修为境界并不高。
苏云审视狱天君的道境,悠悠道:“狱天君,你是否感觉到自己的大道已经腐朽了,就如第六仙界一般?你感受到自己的大道在流逝,对不对?第六仙界消亡,你也会随之而消亡,对不对?”
狱天君没有动作,身躯却在变化,从跏趺而坐,变成屹立,他的肉身也愈发广大,顶天立地,俯瞰苏云,哈哈笑道:“你一个小小的仙人,居然敢在我面前用你那三寸之舌,试图挑起我的心魔。我乃心魔之祖,万魔之师,我道心之坚之稳,是你所不能企及!”
苏云微笑道:“但是你怕死,对吗?你害怕自己会随着第六仙界一起消亡,所以你以第七仙界的人们的恐惧和心魔为食,想要挽救自己愈发苍老衰败的性灵。然而你发现这些根本没用。”
狱天君面带笑容,甚至有些讥讽,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苏云继续道:“你发现,你只有废掉一切修为,废掉一切大道,把自己变成最弱小的形态,你才能在第七仙界生存下来。但是你又发现,你在第七仙界作恶太多,以至于遍地仇家,只要你废掉修为,你便死定了。”
狱天君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在笑一件最可笑的事情。
然而他的六大道境中,亿万生灵的面孔却露出恐惧之色。
苏云的目光越过狱天君,落在这六大道境中,神识每一张面孔,这些面孔,便是狱天君的魔念。
这种魔念是狱天君吸收众生的各种魔念而形成,在道境中结合着狱天君的大道化作一个个不同的生灵,但本质上,他们每一人都是狱天君的一部分!
“你在恐惧,只是很好的掩饰下来。”
苏云看着这些面孔,不紧不慢道:“你剥离自己的道法神通,你道境中的一切都将不存,这种对死亡的恐惧经过你道境中的亿万化身,被放大了亿万倍。你比任何人都恐惧死亡,狱天君……”
神聖 羅馬 帝國 uu
天命花仙
“放肆!”
梦幻西游之天命难违
狱天君一步跨出,下一刻身形化作一口法宝,十二重楼,各种旧神符文浮现在十二重楼之上,被包围在六大道境之中,向苏云轰去!
他心中的恐惧变成了怒火,越恐惧,便越愤怒,碾碎眼前这个唤醒他的恐惧的人,成为平息他的恐惧的唯一办法!
他是人魔,可以化作任何宝物,只见十二重楼中,每一层的门户大开,楼中露出一张愤怒无比的大脸,将每一层楼塞满!
“咣——”
十二重楼切入苏云的黄钟之中,随即六重天道境将黄钟压制住,十二重楼浩浩荡荡,撞碎黄钟,稍稍一顿,便长驱直入,准备轰杀苏云!
崩碎的黄钟突然间化作紫气,一道紫光闪过,长虹万里,切入六重天道境!
狱天君的六大道境,竟不能挡,被那道紫光劈开,准确无比斩在十二重楼的中线!
这一道紫光,竟然斩开六重天道境,险些劈开十二重楼,锐利的锋芒来到他十二张面孔的鼻翼前!
“你果然道心有了破绽!”
苏云的声音传入十二重楼,狱天君的十二张面孔的耳中,极为扎心,让他心中,一瞬间心魔滋生,无法遏制。
天魁福地中,梧桐突然有所感应,仰起头来,随即红裳飞上天空,冉冉升起,向福地的天外飞去:“狱天君,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