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rac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 ptt-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雨中閲讀-mvd3p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余圣杰,你们在干什么?”。
余圣杰来到甲子堂的队伍跟前,转过身冷冷的说道:“没什么,不想和你们这些家伙为伍而已。”
江云皱眉说道:“你们以为自己跟在甲子堂的队伍里面,就是甲子堂的人了吗?猪鼻子插葱?”
余圣杰冷笑看着江云和其余的甲辰堂弟子们,不屑的说道:
“孙梦云和甲子堂的教习,内门的周光启师兄认识,他早已经答应,这次试炼让我们与甲子堂一起行动。”
“内门大师兄!?”甲辰堂的弟子们都是惊讶的看着孙梦云,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关系?
“那虎云密林危机四伏,和你们在一起,我怕你们拖我后腿了,”在甲辰堂弟子惊讶的目光之中,孙梦云一脸骄傲的神色,得意的说道:
“周师兄可是内门第一人,可不是咱们这两位只会欺负外门弟子的‘教习’能够比拟的,我怕跟着他们,送进妖兽的嘴巴里面!”
在孙梦云说话的同时,甲子堂的那些弟子们也个个眼中充满了不屑看着甲辰堂的弟子和叶天钟晚。
这让甲辰堂的弟子们感觉一阵羞辱,但是又无言以对。
虽然他们当下心中认可了钟晚,但那周光启内门第一人的名号可是太过耀眼,尤其是钟晚和叶天的辈分,在内门都算是最低。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叶天露出了苦笑,无奈的喃喃自语了一句。
武神傲天 天涯孤星
叶天的表情落在孙梦云和余圣杰几人的眼里,更是让他们觉得开心。
孙梦云冷笑着说道:“叶天的当初只不过就是仗着亲传弟子的名号欺负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也就只有你们这些家伙,当初被人家像狗一样揍,好了伤疤忘了疼,当下一张口一个钟教习叶教习。”
钟梦云的话太狠了,不光是直指叶天和钟晚,还将其余所有的甲辰堂骂了遍。
江云脸上出现恼怒的神情,一抬手灵气汇聚之间,就要上前动手。
但从甲子堂之中随便走出了一名男子,一把将江云的手臂牢牢的抓住。
江云的修为是筑基中期,但是这名男子已经是筑基巅峰,距离金丹一步之遥,而且周围还有好多金丹期的弟子虎视眈眈的看着。
那男子轻轻一推,将江云推了个哧咧,狼狈的落回了甲辰堂的弟子之中,不屑的说道:
“一群废物罢了!”
甲辰堂的弟子们皆是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但是又拿甲子堂的这些人没有一点办法。
那名男子看见甲辰堂弟子们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轻蔑的摇了摇头,就转身准备回到队伍中,结果发现身后不知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这男子顿时大惊,就想要后退,但发现自己竟然一步也迈不开,双脚好像牢牢的被钉死在了地上。
“你是谁!?”这男子无法动弹,只能无能狂怒对眼前之人吼道。
后面甲辰堂的弟子们都是眼前一亮:“叶教习!”
“叶教习?”这甲子堂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变得镇定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原来是你,你叫叶天吧?”
叶天淡淡的看着眼前男子,冷冷的说道:
“我观你修道已有一个甲子之多,这么多年却还只不过是一个筑基期!”
“江云修道不过二十余年,已经与你相差不远,所用时间却不到你的三分之一,不知晓你哪儿来的脸说他是废物?莫非这么多年的修行,全部修了脸皮?”
“六十多年!?”在场的其余弟子们都是一惊,看着这男子的脸上古怪了起来。
江云也没有想到叶天竟然会为他出马,还帮他说话,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得意,然后对那男子叫道:
“焦望!你个老东西不是一直对别人说自己修行才三四十年?”
名为焦望的男子没想到叶天一眼就将自己彻底看穿,脸色瞬间涨的通红。
叶天的淡淡的说道:“还有钟晚,当下不过才十余岁,就已经和你修为一样,试问你十岁的时候在哪里?我若是你,花这么多年,才筑基期,早就自断经脉没有脸面再修行!”
“说得好!”江云忍不住叫道。
“就是!你们甲子堂个个拿出来都是做爷爷的辈分,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嚣张?!”
“钟晚教习这个年龄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一大把年纪了,老脸也不害臊!”
其他的甲辰堂弟子们也是一阵兴奋,连连符合着是,用敬佩的目光不时看着钟晚。
这时候,他们竟然都因为钟晚而感到骄傲了起来。
在甲辰堂弟子的目光和话语之中,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又是涌上了钟晚的心头。
当然更多的,还有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热暖流,在心间悄悄流淌。
这边面对叶天的质问,和其他弟子的羞辱,再加上被禁锢无法挣脱,气急攻心之下,焦望粗重的呼吸了几下,竟然眼睛一翻晕倒了过去!
“哎呦喂,老人家生气晕倒了,快快快,救人要紧!”江云更加得意,夸张的高声叫道!
叶天的话和甲辰堂弟子们的羞辱让甲子堂的弟子们早就忍耐不住,其中一人恼怒的站了出来,看着叶天说道:
“我名为怀元明,修道三十七年,当下金丹中期修为,嘴上凌厉算不得什么本事,手底下才能见真章,还请叶天教习指教!”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你没资格挑战我!”
怀元明顿时露出了笑容,淡淡的说道:“到底是没有资格还是怕……”
“砰!”
他话还没说罢,叶天就远远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怀元明脸色瞬间大变,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把透明的巨手狠狠拍飞而去!
甲子堂的人一片目瞪口呆。
甲辰堂这边的弟子们则是欣喜异常,没想到跟着叶天教习,竟然还能有在这甲子堂的面前扬眉吐气的时候。
天啓
那边一帮甲子堂的弟子们反应了过来,顿时改口,愤怒的说道:
“叶天!你也就只会欺负外门的弟子罢了,等会周师兄来了,我看你如何收场!”
一说到周师兄,甲子堂的弟子们又好像有了底气,这边甲辰堂的弟子们也顿时有些萎靡,顿时都看着叶天有些担心。
江云忍不住说道:“叶教习你放心,有我们给你作证,是那怀元明主动挑战于你……”
正说着,甲子堂那边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众人循声望去,之间远远的,一个青年走了过来,那青年穿着镶嵌青色花纹的内门弟子道袍,看起来丰神俊朗,眉骨高挺,气度非凡。
正是那周光启。
周光启就是这甲子堂的教习,只不过配合他的是一名长老。
很明显周光启内门大师兄的名号还是很吃得开的,能看出来他在这些弟子之中的威信很高,见他来了,甲子堂的人都簇拥了上去。
周光启和这些人顿时谈笑风生了起来。
不过马上好像有人说了在这里发生的情况,周光启和煦的微笑消失了,向这边看了过来。
甲辰堂的弟子们看见周光启目光转来,顿时都一个个紧张了起来。
那边周光启明显的愣了一下之后,脚步加快向这边走来。
甲子堂的弟子们跟在后面,气势汹汹,看起来无比威风。
甲辰堂的众弟子下意识的往后推了几步。
只有叶天一动不动。
有一弟子忍不住说道:
“叶教习,等会儿我们会帮你向那周师兄道歉的!”
“对,不要担心!”
叶天转眼看了看几个弟子,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周光启已经来到了跟前。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正当以江云为首的几名弟子正准备鼓起勇气开口的时候,突然就看见对面的周光启对着叶天,脸上一下子挤出了微笑,主动的抱拳行礼:
“叶兄,好久不见!”
明显看的出来,周光启的脸上还有一丝丝的尴尬神色,叶天轻轻的点了点头。
但这落在其余弟子们的眼里就不对劲了。
这是怎么回事?
叶兄?
周师兄不是内门大师兄吗?
这一声带着些许局促和恭敬的称呼是怎么回事?
而且是周师兄向叶天先行礼,叶天都不用回礼的?更重要的是周光启的脸上反而没有丝毫的不愉神色,对着叶天笑容更盛。
周光启紧接着说道:“没想到这次虎云密林是与叶兄同行,还请多多关照啊。”
“好说!”叶天淡淡的说道。
甲子堂的弟子们包括孙梦云等人都看不下去了,那怀元明忍不住上前说道:“周师兄,这叶天方才……”
周光启不客气的将怀元明的话语打断,皱眉说道:“你应该叫什么?叶兄的名字是你能直呼的?”
“我……”怀元明尴尬在了原地。
甲子堂的弟子们彻底看明白了形势,楞在了原地,甲辰堂的弟子们也一个个都难以置信,不过更多的则是心中的骄傲。
原来叶天师兄是周光启都要笑脸相迎的存在!
叶天指了指孙梦云和余圣杰几人,说道:“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周光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叶天说道:“叶兄放心,我来处理!”
说着,周光启看向了孙梦云他们,脸色一沉说道:
“你们从而来的回哪儿去,别来甲子堂了!”
叶天这时候急忙说道:“千万别!我们甲辰堂也不要他们!”
“对,我们甲辰堂也不要他们了!”江云等弟子们附和道。
孙梦云和余圣杰几人顿时手足无措,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当下的情况。
为什么一转眼,他们就成了彻底的丧家之犬!?
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孙梦云那有些姿色的脸扭曲了起来,用充满了怨毒神色的眼睛盯着叶天。
叶天没有理会孙梦云,要不是因为钟晚,对于这种人,他一眼都不会多看。
但周光启不得不说能够当上内门的大师兄,在外门弟子之中也充满了声望,是很有道理的。
他将这种情况看在眼里,挥了挥手叫来几名执事,指着孙梦云和余圣杰吩咐道:“这几人屡次触犯尊长,无法管教,将其全部逐出国教院!”
这无疑是最大的惩罚了!
几名执事领命之后便一拥而上,将孙梦云和余圣杰带走,本来孙梦云还想怒骂一声,但是刚刚开口便被禁止了声音。
只是因为叶天,周光启竟然就直接做主将几名弟子逐出了国教院,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狠了。
人妻换换看
这也让甲子堂本来心里有些不满意的弟子们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毕竟其他的事情都比不过能在国教院中修行。
叶天对周光启露出了一个微笑:
“辛苦!”
“都是为了国教院!”看见叶天满意,周光启这才完全放心,转过身去对甲子堂的弟子们说道:
“众人都是同门,就要一同前往虎云密林历练,需要做的应当是团结一心,在这种时候,希望你们不要给整什么内斗!”
甲子堂的弟子们有些沉默。
“怎么?!”周光启顿时脸色一沉。
“遵命!”弟子们急忙应和。
叶天看了眼钟晚。
钟晚立刻明白叶天的意思,对甲辰堂的弟子们说道:“周师兄的话众人也要谨记!”
“是,钟教习!”
这边甲辰堂的弟子们回答的就干脆利索多了,一个个还兴高采烈的。
看着这些弟子们的小脸,钟晚的脸上也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被众人认可,被众人尊重的感觉啊。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呢……
钟晚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看向了叶天,说道:
“我明白了!”
叶天疑惑:“你明白了什么?”
“我们这个幻境的破局之法!”
“轰隆!”
天地间,猛然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
但是除了叶天和钟晚之外,在此处的所有人好像都没有听到这声雷鸣,甚至也没有听到叶天和钟晚的对话。
悄然之间,他们所有的人,好像都凝固了。
时间凝固了,整座国教山凝固了,这个世界凝固了。
他们都变成了一幅画。
但这幅画里面,只有叶天和钟晚两个人还是活的,还能动!
叶天看着眼前的景象,若有所思。
钟晚认真的说道:
“那天,我们两个在那崖坪之上思索破局之法,但是怎么想都没有头绪。”
“我们想着这个我曾经经历的世界里,到底有什么和当下不一样。”
“我们当时都遗忘了一个最大的不同。”
“那就是你!叶天!”
“轰隆!”
又是一声雷鸣在天空之中炸响!
钟晚的外貌开始发生变化,个子开始变高,呼吸之间,就变成了真实的年龄和模样。
她的身体极瘦,就算是变大了,长高了,身上的道袍还是那么宽大。
她的脸很小很精致,下巴很尖,保持着微笑,清澈纯洁的眼睛弯弯。
“这个世界,和曾经我真实经历过的最大不同,就是多了你!”
摸 金 符
钟晚深深的看着叶天,眼眶微红,但是眼睛里的笑容却愈发的满足,继续说道:
“我在这个世界里面,经历了比曾经更加变本加厉的针对指责,排挤,和孤立!”
“没有你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想,因为我就是这样,我的命注定了我就会遭遇这些。”
“但是因为你,你不属于我曾经的世界,你的到来,你的行动,改变了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又反过来改变了我。”
“我终于体会到了曾经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感觉。”
“我看开了,我把一切都看开了!”
“当下的我……很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和满足,我很高兴能够经历这些,很高兴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
“轰隆!”
这一声巨响前所未有的宏大,仿佛天空都要被震裂!
果然紧接着,在天空之上,赫然开始出现了几条横贯长空的巨大裂缝!
透过这些裂缝,隐约可以看到这片天空背后,那无比熟悉的,真正的罪恶之渊!
看着眼前的钟晚,叶天好像猜到了什么,他那沧桑沉寂的心都猛然一揪!
不要,希望不要是我猜测之中的情况。
钟晚的头发和身上的道袍突然无风自动了起来。
她缓缓的说道:
“这场幻境,是为了针对我!”
“不,准确的说,是为了针对那个曾经的我。”
“也就是……千忆仙君!”
钟晚仰着小脸,认真的看着叶天,笑容开始渐渐淡去,其中神圣和空灵的气息渐渐弥漫了出来!
“在我这曾经的幻境之中,没有千忆仙君的存在,是因为将我们拖进来的魔神龙至,或者是先前千忆仙君口中的那个‘它’!”
叶天目光微凝,他知晓千忆仙君口中的那个‘它’,其实也就是罪恶之渊深处,那片扭曲空间之后的存在!
“‘它’将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人心中的恶念增加,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次经历过的人和事,都要比曾经更加变本加厉!”
“然后借助一个创造出来的国师之口,将这些都归咎于我的命运之上。”
“而我的命运,就是千忆仙君。”
叶天心头一颤,问道:“你其实早就知晓,千忆仙君完全复苏的时候,你会死?!”
钟晚轻轻点了点头。
她说道:“她就在我的脑子里面,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大脑被侵蚀,当然能够猜到。”
叶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是什么时候?”
“就是,我突然变得开朗的时候吧。”
钟晚说道:“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接受不了的。”
“甚至在进入这幻境的时候,一开始在幻境之中经历了这些遭遇的时候,我都是接受不了的。”
“我那时候觉得我经历了这一切,都是应该归咎于那个千忆仙君,如果没有她,我应该会是一个很正常的钟晚,不会在周围人们的讨厌中长大的钟晚。”
钟晚抬起头,仰着小脸看着天空上裂缝里的罪恶之渊,说道:
“我甚至一度想彻底杀死我大脑之中的那个千忆仙君!”
“这也是‘它’让魔神龙至将我们拉入这个环境之中想让我做到的事情!”
“但是‘它’失败了!”
“我们赢了!”
“因为我有了你!”
“轰隆隆——!”
整个天空,整个世界,就像是被打碎的花瓶,这一刻,彻底碎裂。
两人环视四周。
还是在罪恶之渊中,进入幻境先前的位置,头顶上翻涌的黑色海洋,脚下是坚硬的苍茫大地,周围远远沉默矗立着无数魔神沉寂化作的山峰。
钟晚脸上和眼中的圣洁空灵气息越来越浓郁。
超級 學生
叶天呼吸一滞,他知晓这意味着什么!
急忙说道:“钟晚,停下,你在做什么!?”
钟晚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我知晓我在做什么。”
“你放心,我是自愿的!”
她开始笑。
“我要赶紧笑,不然等会儿就不会笑了!”
“叶天,很高兴认识你!”
叶天咬着牙,摇着头说道:“其实我是害死了你!”
“不!”钟晚说道:
“你拯救了我!”
“你在虚假的世界之中,让我体会到了从小渴望拥有的感觉。”
“但那只是虚假的,我想要在真实的世界里面,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千忆仙君很厉害很厉害,我变成了她,就有这个能力!”
“我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想好这样了,你不千万不要自责和内疚!”
钟晚认真的说道: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停的说一些大道理,希望能安慰自己。”
“但是听再多的大道理,都没有当自己亲身体会到的感觉深刻!”
钟晚身上的圣洁空灵气息已经浓郁到了极致!
她紧紧的盯着叶天,轻轻的说道:
“感谢你!”
叶天认真的看着钟晚,也想要把这个女孩的笑容记在心里,轻轻的说道:
“也感谢你!”
下一刻,钟晚的笑容彻底消失!
一种仿佛沉寂了几百万年的冷漠从她的眼里流露出来!
其中仿佛流传自远古的沧桑,携带者无比的圣洁和空灵,猛然从钟晚的体内弥漫!
叶天知晓,这是千忆仙君终于完全复苏了!
千忆仙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抬头看向了叶天:
“所有的经过我都已经知晓,谢谢你!”
接连被两个人说谢谢,叶天却也笑不出来,神色复杂的说道:
“其实,做到当下这样,也不是我的本意!你也不用谢我,硬要说的话,当时在那牛身人面的魔神攻击之下,你已经救过我一命。”
千忆仙君知晓叶天当下的心里可能不舒服,点了点头不再多说这个事情,目光落向了罪恶之渊深处的扭曲空间,说道:
“‘它’的名字,叫做罗艮,但他先前一惯自称为混沌玄神!”
“它是被我师傅八极道祖当年用生命封印的魔神之首!”
“和这些其他的魔神一样,它也一直在积蓄力量,以求能够挣脱封印,获得自由!”
随着千忆仙君的说话,叶天清楚的看到远处的扭曲空间突然变得清晰透明了起来!
那后面是一片黑暗!
在黑暗之中,有一双眼睛!
千忆仙君淡淡的说道:
“它的身体当年就已经被摧毁,不然它也不可能被封印这么多年,因此它积蓄一次力量也无比的困难!”
“但它若是积蓄足够了,对罪恶之渊的封印来说,就是巨大的麻烦!”
“先前若是在幻境之中钟晚将我抹除,那就失去了阻止他挣扎的手段。罪恶之渊就有麻烦了,幸好有你。”
“这个手段,师傅放在我的身上,先前我的记忆没有完全苏醒,但当下已经知晓。”
“神怒之雷无法阻止罗艮?”叶天问道。
“是的!”
说着,千忆仙君的身体开始轻轻飞起,飘向了天空之中!
这时,远处黑暗之中那眼睛突然开始膨胀变大!
一道雷鸣般的声音从那黑暗之中的眼睛传来:
“坏我好事!叶天!”
“你不要怕它!”千忆仙君淡淡的说道。
在她的身后,开始缓缓的有七彩光芒汇聚而来!
七彩的霞光在她的身上凝聚出了一身华丽的七彩长裙。
光芒之中,她那恐怖的气息弥漫整个天空!
同时这些光芒在千忆仙君的身后凝聚成了一道七彩的光轮,将千忆仙君的身体高高的烘托在天空!
这七彩的光轮之上,不同的方向仿佛指针一般插着七把大剑!
这一刻,仿佛所有的空气都在臣服!
千忆仙君的双手合十,朱唇微启,轻轻吐出了四个字:
“圣道之剑!”
下一刻,在她身后光轮上的所有的大剑全部飞出,在空中呼吸之间变大,划出了无数道长虹!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大剑后面带着耀眼夺目的光彩,一把接着一把的投入了黑暗之中,向着那双眼睛刺去!
“轰轰轰……”
剧烈的天摇地动之中,伴随着罗艮的凄厉惨叫。
每一把大剑刺入,整个天空的颜色都随着大剑的颜色变幻一瞬!
一直到七把大剑尽数没入黑暗之中,刺到那眼睛之上,那眼睛突然一闭,紧接着睁开,其中尽是七彩的颜色!
“轰隆隆!”
下一刻,从那黑暗之中,一道足以遮天蔽日的巨大冲击波,飞速扩散了出来!
千忆仙君身后的光轮消散,来到了叶天的身前,将这冲击波尽数抵挡了下去。
在冲击波过去之后,这罪恶之渊的天空之中,竟然开始滴滴答答的下起了雨!
只是这雨的颜色,呈现七彩。
大雨之中,罪恶之渊之中的黑雾仿佛都被洗涤,变得暗淡了许多。
那罗艮化作的眼睛所在的黑色空间,彻底的被靠近那里的一层雨幕封锁了起来。
千忆仙君说道:“那里的雨幕最终会凝固,变成了最为稳固的圣道结界,将罗艮锁在里面。”
叶天问道:“那很多年以后,这结界的力量终将会被磨损。”
千忆仙君淡淡说道:“那时间就太过久远了,可能久远到,这片天地都会被遗忘吧。”
顿了顿,千忆仙君说道:“我送你离开吧。”
叶天问道:“那你呢?”
千忆仙君面无表情的环视着这罪恶之渊:“我只会在这里面,不会出去,也出不去的,这就是我的使命。”
叶天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自己都经历了千年万年的岁月,自然不会问这么长的时间,千忆仙君如何熬下来。
千忆仙君挥了挥手,天上的落下的七彩雨滴突然旋转了起来,隐隐约约,在其中出现了一个通道。
“进去吧,你会彻底离开罪恶之渊,离开众神墓地!”
叶天深深吸了口气,认真的环顾了一下这片大地,在这里面经历的一幕幕仿佛画面般闪烁在他的眼前,最后定格在了钟晚那张眼睛弯弯的笑脸之上。
叶天回头看,千忆仙君站在七彩的雨滴之中,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笑容并不属于千忆仙君。
那属于钟晚。
但当叶天再次仔细看的时候,发现那笑容只是持续了一瞬间,紧跟着又消失了。此时在眼前的,是千忆仙君那冷漠圣洁空灵的脸。
叶天轻轻的挥手道别,然后跨入了通道之中。
叶天能感觉到周边的空间在迅速的变化。
属于罪恶之渊独有的气息,正在飞速的远离,最终完全消失!
半饷之后,空间变化终于停止。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出当下叶天眼前的,已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