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txt-第242章  夢到和二哥哥在做羞恥的事看書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金雀台。
危楼高百尺,顶层之上耸立着一座巨大而圆润的黄铜雀鸟,正俯瞰着整座古典端宏的建筑。
楼台里山水成景草木葳蕤,来自各地的世家贵女,三三两两聚在一处,有的玩牌,有的射覆,莺莺燕燕十分热闹。
宫女引着南宝衣进了一楼的寝屋。
寝屋外面游廊风雅,正对着一株上百年的嶙峋梅花树,如今才是秋天,梅花树叶凋零,还未结出花苞。
寝屋垂着绿藤竹帘,摆着一水儿的梨木家私。
南宝衣点点头:“这屋子还不错。”
宫女皮笑肉不笑:“金雀台共有十层,按照女郎的家世、容貌评估,分别入住不同的楼层。您这间屋子,属实寻常。”
南宝衣噎了噎。
这宫女话里话外,是在说她的家世和容貌都很寻常咯?
宫女走后,南宝衣伸了个懒腰,呈大字躺在榻上:“也就是她没见过我的真容,否则定然要把我带去顶层。不是我不谦虚,就凭我的美貌,在这座金雀台里,比谁比不得?”
“姑娘,”侍女忙着收拾行李,“您还是赶紧想想,怎么才能见到天子比较好。奴婢进来的时候打听了一圈,天子根本从未踏足过这里。”
南宝衣揉了揉脑袋:“一时半会儿的,我也想不出法子呀。咱们先好好休息,明天恢复元气再说。”
舟车劳顿了一个多月,她实在乏极了。
已是黄昏,主仆俩泡了个热水澡,便沉沉睡了过去。
星辰遍野时,萧弈也从北疆回到了长安。
他一袭玄袍,骑在烈驹上。
长途跋涉了多日,他两肩风尘薄唇紧抿,下颌生出许多淡青色胡茬,面容比从前更加深沉内敛,丹凤眼幽深漆黑,像是照不进任何光影。
他单手握着缰绳,周身气息野性而凉薄。
任天枢百般打听,却还是找不到南娇娇的去向。
她究竟去了哪里?
当真狠得下心,抛弃他?
城郊静寂,群山起伏,鹧鸪声声。
十言望向不远处,烽火楼旁的金雀台灯火通明。
他提议:“主子,咱们不眠不休地走了两天,要不就近歇在金雀台?回皇宫的话,还要多走一个多时辰的路。随从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年纪小的吃不消跟不上了。”
此时众人还不知道,裴家大郎把所有美人都安排在了金雀台。
萧弈也是困乏了。
他颔首,勒转马头往金雀台而去。
金雀台里住着的,都是将来或许会成为皇后妃子的美人,因此附近有重兵把守,看管得很严,入夜之后,宫门都是关起来的。
随着萧弈到来,那两扇沉重的红漆铆钉铜门缓缓打开。
早有女郎消息灵通,得知天子驾临,连忙互相撺掇着起来梳妆打扮,激动地直奔大殿恭迎圣驾。
萧弈踏进殿槛时,就瞧见满殿莺莺燕燕济济一堂,那叫一个姹紫嫣红五彩斑斓,纷纷恭敬地对他行大礼。
萧弈迈进殿槛的脚,又收了回来。
他瞥向十言。
十言呆若木鸡。
天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他板起俊脸,唤了总管过来询问:“这些美人从何而来?”
总管笑眯眯的:“乃是各地世家献上来的,裴大人不知如何处置,就给安排在了金雀台。陛下难得驾临,可要安排哪位美人侍寝?老奴这里还有文书画像呢!”
话音落地,就察觉到天子目光如刀,阴鸷可怕。
总管缩了缩脖子:“陛下可是哪里不满意?裴大人苦心孤诣,还特意提前为您遴选了一番,越往金雀台上走,里面住着的美人就越是娇艳动人,替您节省了很多时间呢,多有情趣呀!”
情趣……
萧弈怒极反笑,口吻不阴不阳:“裴子期如此周到,当真是很为朕考虑了。他既如此细致,就该去执掌花楼和教坊司。”
总管再迟钝,也察觉到天子不悦。
他连忙战战兢兢地跪倒在地:“陛下息怒!”
萧弈沉着脸,转身就走:“找间干净的寝殿。”
他就那么走了。
满殿的美人面面相觑。
她们盼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盼到天子驾临,结果对方连正眼都没看她们一眼,这算个什么事儿?!
早就听说萧氏皇族不近女色,先帝甚至把世家硬塞进宫的美人都送去了冷宫,难道,她们也会沦落到孤单终老的下场?
可她们都是家族倾尽心血培养出来的贵女,背负着家族荣耀,怎么能沦落到那种下场?
她们不甘心!
几位美人对视一眼,忽然望向人群中最后面的一位少女:“薛姑娘是咱们所有人里面,生得最美的一位。今夜天子驾临,薛姑娘就不打算做点什么?薛姑娘若想爬上龙榻,我等定然倾力相助。”
宫灯影影绰绰,那位姓薛的少女果然容色窈窕,气度高贵。
益州薛家的嫡女,也是很高贵的出身了。
薛氏女轻笑一声:“我是世家千金,做不出爬龙榻那等下贱之事。诸位姐姐慢聊,妹妹告退。”
她腰背挺直,径直离去。
没能唆使她出头,众女情不自禁地暗暗咬牙。
……
已是子夜。
萧弈独自坐在偏殿里,虽然困乏至极却无法入眠。
他拧着眉注视窗外夜景,指腹轻轻摩挲那枚压胜钱。
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愛下-第242章  夢到和二哥哥在做羞恥的事熱推
天枢找不到南娇娇的踪迹。
说什么继承道家衣钵,说什么云游四海救死复生,那小姑娘娇娇气气,怎受得了民间疾苦?
几时能玩够呢?
几时能回家呢?
被他惦记的少女,此时正带着侍女呼呼大睡。
她做了梦,梦到和二哥哥在做羞耻的事。
她抱住身边的侍女,软软呢喃:“二哥哥……”
侍女被她活活闷醒,睡眼惺忪地把她挪回床榻深处。
自己也是样样俱能的女侍卫,不仅精通烹饪刺绣,还擅长刺杀医毒,却被摄政王送给了南姑娘,要她好好保护她。
可她总觉得,这南姑娘很不靠谱呢。
所谓的赌局,她看玄!
她得好好替南姑娘打算才是。
次日。
窗外传来鸟鸣。
南宝衣梳洗干净,盯着镜子里那张陌生而普通的容貌,颇有些顾影自怜:“我的美貌不见了……”
正呢喃自语,侍女风风火火地进来了:“南姑娘,奴婢刚刚打听了一圈,陛下昨夜驾临金雀台,如今还没走,您赶紧去勾引他!”

在准备新书,接下来可能要一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