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笔趣-第603章 夜晚!大人,要吃水果嗎?鑒賞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对于阿克蒙德来说。
总感觉这话说的好像有点问题。
算了。
这些都不重要。
他知道林凡很强,倒是有些大意,有如此厉害的强者在身边,还有什么好怕的。
曾经,他可是亲眼看到林凡弹指间,一缕火焰落下,暴虐者卡姆多灰飞烟灭。
这种手段多霸道。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深渊通道震动。
浓烈的深渊迷雾从里面扩散,伴随着阵阵阴沉的低吼声。
“来了。”
“深渊中的腐蚀领主,罪恶领主。”
阿克蒙德沉声道,同样身为深渊领主的他,一对一从不畏惧任何深渊者,但两位深渊领主的联合,借助无穷无尽的深渊奴仆,给他的领地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
有怪物从深渊通道中出来。
腐蚀领主本体宛如蜘蛛似的,身上镶嵌着坚硬的硬壳,布满尖锐的倒刺,能够喷出腐蚀一切的腐蚀液体,就算同样是深渊领主的阿克蒙德都无法抵抗。
罪恶领主拥有着人形身体,皮肤布满鱼鳞,脑袋后面的头发由章鱼触手组成,双眼燃烧着熊熊烈火,属于深渊中比较强横的深渊恶魔。
“别紧张,没事的。”林凡朝着深渊通道走去。
腐蚀领主发出阴沉的声音道:“阿克蒙德,身为深渊领主的你,竟然借助人类开启的通道逃跑,现在……你又能逃到哪里去,伟大的我们降临,将带来毁灭与绝望。”
“嗯?”
“你是谁?”
林凡的出现让腐蚀领主有些疑惑。
他们是深渊领主。
散发着可怕的深渊气息,人类看到他们的表情早就浮现在他们的脑海里,肯定是小脸煞白,恐惧充斥着内心。
别说靠近,就算能否镇定的站在他们面前都还是问题。
可现在……
竟然有一位愚蠢的家伙站在伟大的深渊领主面前,非但没有被吓尿,还一脸的淡然。
不……
这样的表情真是让人好不爽。
看看他的脸,还有模样,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腐蚀领主大怒,对着林凡吐出一口腐蚀液体,真的很期待,刚刚还好好的家伙,等会就要变成一滩烂泥。
林凡五指紧握,一拳轰去,一脸悠哉的腐蚀领主还没有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依旧嘻嘻哈哈,好像他的出现,代表着世界最高战力似的。
只是很快……一股可怕的气息传递而来。
腐蚀领主终于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可惜已经来不及。
一切发生的太快。
腐蚀领主身上的壳子很坚硬,刀枪不入,但此时,在面对如此凶猛的力道下。
壳甲破碎,面部逐渐扭曲起来。
轰隆!
腐蚀领主瞬间炸裂,血肉洒落一地,贯穿出去的拳劲即将到达前方墙壁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波克没事的,不会打坏你的墙壁。”林凡回头道。
要是没有控制的话,这一拳下去,绝对会让光明教会发生可怕的地震,所有建筑都有可能毁于一旦。
阿克蒙德眼珠瞪得滚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
但依旧很震惊。
教皇心里嘀咕着……
这到底恐怖到何等程度啊。
“阿克,他也是吧?”林凡问道。
震惊中的阿克蒙德反应过来,急忙道:“没错,他就是罪恶领主,深渊中的破坏者,诅咒者,残暴而又卑鄙,他的双手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生灵的鲜血。”
同为深渊领主,却说对方是多么的残暴邪恶。
看来阿克蒙德已经彻底被林凡降服。
不过他说的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的确就是这样。
阿克蒙德被召唤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人想要跟他签订契约,延长寿命。
这种行为付出一些代价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世间是没有免费午餐的。
想得到什么,就得付出身上最重要的东西。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出自同样的地方,可是他的气息却比你还要邪恶。”林凡说道。
阿克蒙德失声道:“我很善良的。”
一旁的教皇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嗯,没有错。
的确是善良的深渊领主。
罪恶领主发现事情变得很恐怖,惊呼一声就想逃离,跟腐蚀领主一起出现,就是想杀掉阿克蒙德,只是谁能想到……
竟然遇到如此可怕的家伙。
该死!
真的很该死。
林凡看到对方想要逃跑,哪里会让他离开。
指尖燃烧着火焰。
轻轻一弹。
火焰跟随着罪恶领主坠落到深渊通道里。
没过多久。
一道撕心裂肺,痛苦万分的嘶吼声传递而来。
听着声音。
都能感受到罪恶领主是有多么的痛苦。
教皇将林凡释放出来的火焰称呼为神火。
只有神火才能拥有这样的威力,直接将深渊的领主燃烧成灰烬,无法扑灭,无法熄灭,一直燃烧到最后化成灰烬。
“好了,你现在很安全。”林凡来到阿克蒙德面前,微笑着,这些深渊之物的确很不友好,应该跟眼前这位好好的学一学。
都是从深渊出来的。
为什么性格就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呢?
实在是想不通。
阿克蒙德很激动,最烦人的两位对手被林凡弄死,以后他在深渊就很少有对手了。
冷静!
阿克蒙德已经知道如何在他面前表现出让对方满意的模样。
就是得乖巧。
你是我的挚友,而我是你的普通朋友。
这就是很好的进步。
“谢谢你救了我。”阿克蒙德都不知道有多少年说过‘谢谢’两个字,或者说,就从来都没有说过,想他深渊领主,何时对人说过这样的话,肯定从来都没有过。
但现在……
他励志当一位懂礼貌的深渊领主。
林凡微笑道:“不用谢我,你是我的朋友,遇到这种事情肯定会帮你的,不是吗?”
“没错,我们是朋友,朋友间遇到事情肯定得互相帮助,就算在深渊中也是这样的。”阿克蒙德彻底放弃自己身为深渊领主的尊严。
尊严?
让它见鬼去。
如果还看不清现在的情况,活该被人弄死。
想他深渊领主从不佩服别的生物,更不用说人类,但现在,他已经彻底服气,只想说……希望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永永远远。
哪怕今后我们的友谊出现裂纹,跪地认错的绝对是我阿克蒙德。
教皇眼界大开。
许多古书记载着关于深渊的事情。
深渊是一片无尽的恶魔之地,哪里没有感情,只有不断的战争与杀戮,阴暗的气息能腐蚀任何一位心向光明的人。
深渊中的领主残暴,阴险,贪婪……
但如今,眼前的情况彻底推翻他对深渊的认知。
那里不是残暴,阴暗,充满杀戮的地方。
而是他们没有遇到像林凡这般的可怕强者,当面对强者的时候,一切高傲都将崩碎到一文不值。
教皇还是没能放下最后的尊严,跟阿克蒙德一样,疯狂的跪舔着,毕竟他是教皇,暂时还没有遇到天敌,只需要正正经经的交着朋友就好。
如果说先前,他对深渊领主阿克蒙德有种来自深渊的敬畏感。
那么现在就是……真是不怎么样。
此时。
他们随意的闲聊着。
阿克蒙德为了跟林凡拉近关系,跟他说着,已经在深渊给他调查黑暗之神的事情,但一直没有线索,就算这样,依旧不会放弃,因为是我的挚友要寻找的家伙,肯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可惜啊……现实是比较残酷的。
他找个屁。
待在深渊的他,平时就巡逻自己的领地,要么就是睡觉,遇到麻烦就跟别的深渊领主大战。
但经过这件事情后。
他准备回去后,肯定给林凡调查黑暗之神的事情。
天色不早!
阿克蒙德回归到深渊中。
他现在就是深渊里最庞大的领主,腐蚀领主跟罪恶领主的死亡,代表着他已经无人胆敢对他如何。
“咦!”
他看到远方的深渊之地,竟然燃烧着熊熊烈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那应该是林凡施展的火焰。
可怕!
罪恶领主的本体很庞大,在深渊中的他们,真身都是高大的,只有被召唤到人类世界的时候,才会缩小体型。
“这片之地将永远燃烧,来自人类世界的力量,将永恒存在。”
夜晚!
林凡没有离开光明教会,在教皇诚恳的请求下,希望他在这里度过一晚。
如果是以前。
他只想着回去照顾可岚。
如今可岚已经上学,他可以将时间归还给自己,能够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房间。
林凡看着屋内的装饰,很豪华,很不错,高端的很,就连给可岚开的豪华房间都无法跟这里相比较。
咚咚!
敲门声传来。
开门。
门口站着两位少女,穿着圣洁的衣服,好像是双胞胎,有些羞涩的看着林凡。
她们是光明教会的圣女。
从各地选拔出来的姑娘。
侍奉着光明信仰。
都是教皇安排过来的,想来想去……要不还是试试看,也许对方喜欢呢。
“大人,需要水果吗?”少女问道。
林凡道:“谢谢,早点休息吧,天色很晚了。”
将水果端在手里,跟两位少女挥挥手关门。
站在暗处的教皇看到这种情况。
对她们挥挥手……
睡觉去吧。